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30、一家网吧的独白
刘华维    

  我是一家普通的网吧,从申报成立到今天已经走过10个春秋,回首走过的历程,我想用"迷茫"、"放纵"、"修正"、"竞争"四个关键词来形容自己。自我建成以来,我就倍受世人关注,共商国是时与茶余饭后都有关于我的话题,在今天和谐社会建设的大潮里,我希望通过自己的独白来进一步激励自己、帮助自己、提升自己。

  迷茫,偶然中降生让我措手不及

  1999年,我的主人从学校毕业,因为掌握了一些计算机知识,加上本人喜欢电脑操作,便鼓起勇气决定开一家供人们看电影、听音乐和查资料等上网场所。经过多方筹措,在向电信、工商等部门申请后,经营面积不到90平方米,机器台数只有30台的我诞生了。刚开张的几天,根本没几个人来我这里,记得先是来了几名青年学生之后,才断断续续将我的名声打出去,光顾我的人逐渐开始增多。再后来发展到只有提前预约,才有可能进入我的地盘。我主人开始牛气了。同时,周围的人们都在不断地议论我,特别是张大叔的眼珠子瞪得最大,记得一天深夜他还因为与张大嫂商量建一个像我这样的场所而大打出手。哭泣声响了半夜。没几天的功夫,张大嫂带着伤痕,坐在了自家网吧的收银台上。笑容在青肿的脸上绽放,别提有多难看了……我的火爆与炽热,对当时的人们来说一时难以接受。未来怎样?我不曾想过,他们来不及多想,也不敢去多想……

  放纵,混乱中牟利让我身负骂名

  2003年,像我这样的场所如雨春笋般涌现了,不少的中小学学生逃学出来玩的,有的玩到深夜不回家,还有的孩子"网瘾"戒不掉成为了社会的堕落份子,更有一些兄弟场所发生火灾死伤人员、时常发生打架斗殴等现象。不少家长哭喊着要我关停,社会各界纷纷捧起了舆论的板砖向我们砸来,我们成为了过街的老鼠。为了牟取暴利不少的城乡结合部和个别农村地区的个别人也开始不经申报就设立像我这样的场所。我的名字写上了一个刺眼的"黑"字。脏、乱、差成为了我的代名词。记得有一个退休教师给我写过一首打油诗:"进门气味像厕所、地上的烟头在冒火、门上常是一把锁、不带证件也许可、小孩子玩游戏已忘我、执照找了半天没结果……"放纵、无序、混乱使得我在阵阵责骂声中抬不起头。

  修正,整改中提升让我痛定思痛

  2005以来,主管部门顶着重重压力,继续加大了对我的监管力度,一时间,吊销营业执照、高额罚金、停业整顿、警告、教育向我和我兄弟场所压来。人大、政协的提案更是向雪花片飞向参政、议政会议桌上。文化、公安、工商、电信等部门进一步明确了职责分工。 "职能管理"、"属地管理"、"协助管理"三项措施构建了对我的立体式、网状、滚动监控。人们叫响了一个口号"全社会共同参与,切实根除网吧管理中的玩疾"。家长与社会监督员的举报电话不时告发我的陋习。职能部门、街道(乡镇)和社区更是联管联动更是让我如坐针毡。网吧实名上网登记系统、网吧安全审计管理系统、网吧视频监控系统和文化部门的管理平台等技术手段使我丝毫松懈不得,加上兄弟场所的增多,其他场所服务硬件实施和服务质量的改善,光顾我的人在不断减少,我的主人少了往日的牛气。相反,他到处学习取经,深入研究场所管理规律,亲自到场所督促检查和整改,聘请"文明劝导员",从卫生、安全措施、文明举止等方面提升我的运转质量和效率, "未成年人不得入内"、"不带本人身份证件不得进入我的空间",成为了我头上悬着的一条"高压线"。在猛药的治疗下,我开始变得理智和清晰……

  服务,竞争中前进让我勇于担当

  2008年,网吧连锁化经营使我成为公司的直营形象店。我的经营面积扩大至400平米,终端机器台数达到了200余台,服务水准和硬件环境达到了五星级宾馆的标准,"五统一"(即网吧统一标识,统一服务、统一价格、统一采购,统一管理)使我的形象更加鲜亮。从业人员的严格选聘,使我的管理效率倍增,我的经营更加规范、有序和注重细节。主人在我身上延伸了许多其他的服务项目。这都源于他本人参团到台湾地区参观见学带回了一个惊天的数据"网吧的利润,30%来自上网服务,70%来自衍生服务项目"而导致的。他对所有的员工说,网吧要走产业化,连琐化、品牌化,我知道新的探索和更高追求开始了。2009年,随着《关于深化网吧长效管理的若干规定》通知的出台,随着创建文明城市步伐的加快,我也暗暗定下一个目标:"不做反面典型,勇做创建标兵"。近两年,我利润的近四成捐献了汶川、玉树和舟曲等灾区及助学助教。我还与社区绿色网吧结成朋友,主动帮助他们加强管理,免费提供一些小设备、小物件,及时派人维修机器,适时对社区未成年人进行计算机知识的培训等。我开始懂得了主人在网吧协会发言中那名话,"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要力争在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中实现双赢"。

  十年磨一剑,辛酸与痛楚、成功与追求、鞭策与憧憬一言难尽。希望,来来往往的人、进进出出的客,在我这里都能健康、快乐、获益、幸福……希望,和谐、文明的上网春风从我这里吹起,这是就是我的真诚独白。

(责任编辑:崔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