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15、网络,让农村更美好
石明    

  去年夏天,我因手术后的伤腿还固定着钢架,医生叮嘱养足骨头好走路得呆上一年时间,于是拄着拐回到农村老家休养。远离城市的繁华,在乡下深居简出,父母怕我闷得慌,为我安装了宽带上网,藉以消磨这漫长的康复期。

  在最初的闲暇时光里,我坐在床上用笔记本电脑上网聊聊天、写写博客、看看新闻……时间一长,便越来越乏善可陈。正感空虚难耐之时,二叔找上门来,要我教他上网。二叔在村里开办了一个鱼鲞加工厂,在我们这山沟沟里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能人,前年购买电脑时,便嚷着要与时俱进,实行“无纸化办公”,只是雷声大雨点小,一直搁置着没用,成了个摆设。看在二叔虚心求教的份上,再说我闲着也是闲着,就给二叔当起了“网络顾问”。

  根据二叔的实际需求,我首先教年过半百的二叔学会了电脑打字和上网使用搜索引擎,以便他可以上网查阅资料和了解信息,并有针对性地向他推荐了一个专为农户设立的农经网。在我的指引下,二叔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在农经网上发布了关于鱼鲞的供应信息。没想到,第二天求购电话就打了进来。由于鱼鲞品质好,价格又实惠,有个客户下了一笔数目不小的大订单,鱼鲞一下子变得供不应求。二叔兴奋地跑来向我报喜:“这网络可真灵,才一个星期,我已赚了三四千元了。”

  一位长年在外走南闯北跑点小生意的村民闻讯后,忙过来向二叔“取经”。热心肠的二叔倾囊传授,帮这位名叫阿贵的村民在网上发布了一则农土特产品供应信息。没过多久,阿贵的农副产品也卖火了。尝到甜头的阿贵逢人便说:“以前要跑到各地看货、进货,光差旅费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如今上网动动手指,就能联系到满意的货源,坐在家里也能挣到钱。”

  更值得一提的是,邻居周家阿伯通过自建网站把花木生意做红了。周家阿伯承包种植的花木虽然长势不错,但销路不畅,见二叔和阿贵的上网推销这么管用,他特地向我讨教一二。我联系了一个同学专门帮周家阿伯做了一个花木网站,又通过与相关农林绿化等专业门户网站建立信息链接,大大拓宽了市场信息交流渠道。在一番因势利导之下,周家阿伯的花木生意一下子兴旺了起来,他欣喜地对我们说:“自打有了网站,我的花木销路再不用愁了,尤其是香樟、龙柏、桂花等四季常青树种被园林公司订购一空。”

  喜报频传,好事连连,村里的“网络经济”还登上了县报的头版,一时成为新农村的新亮点。

  小村的网络经济风生水起时,我的网络SOHO生活也开始初露端倪。以前广告公司的同事小姚打来一个“救急”电话,让我帮他为刚接的一个单子写个策划方案。我做过三年多的文案策划工作,稍稍熟悉一下就很快上了手,花了三四天时间把方案写就,然后鼠标一点便发送到了小姚的电子邮箱里。

  几天后,小姚兴奋地打电话给我道:“兄弟,你写的方案客户通过了!”没过多久,小姚又给我发过来一大堆客户资料,叫我帮忙再写篇广告文案。既来之,则接之。我在QQ上与客户经过一番简要的交流,明确了定位主题,很快,一篇广告文案顺利“出炉”。“兄弟,我们总监想聘你做兼职文案。”在又打了一个“漂亮仗”之后,小姚热烈邀请我加入他们的团队。

  成为小姚所在公司的“编外员工”后,我每天在康复锻炼之余便坐在电脑前搜寻资料、酝酿创意、推敲文字,生活充实了许多,不再为整日无所事事而郁郁寡欢,不再担忧被外界所绝缘,一根网线就轻松实现了我坐在床上办公的生活方式。期间有朋友问我平日里在忙啥,我戏言道:“老本行,新行当!”

  到了月末,我把一叠现金递到老妈手里说:“妈,这是给您的生活费!”老妈一脸诧异地望着我,“你这是哪来的钱?”迎着老妈狐疑的眼神,我解释道:“这是我通过上网给人写稿子挣的。”

  “都没见有汇款单送来,你这钱咋拿到的?”老妈对突然冒出来的钱还有点摸不着头脑。我只得继续向老妈解释道:“您这是‘老皇历’了,现在付款都可以通过网上银行直接打钱,这个稿费就是人家通过网上转帐到我的银行帐户里的,巧巧(我爱人)帮我刚从镇上的银行里取出来。”

  有了钱,我就给一直悉心照顾我生活起居的爱人和父母送上一点小心意。对行动不便的我来说,网上购物无疑是首选。我用挣来的稿费,为爱人选购了一款她一直在念叨的数码相机,价格比市面上便宜了不少,让她欢喜有加。天气见冷的时候,我又给父母在网上“淘”来两双电暖鞋,只需充充电,就能保护他们的脚趾不受冻,温暖了整整一冬。看到一次又一次通过快递送来物美价廉的网购物品,让偏居农村的父母啧啧称叹不已。

  忙碌着、充实着,一晃我“宅”在农村老家已一年有余,越来越享受着由互联网带来的乐趣和便利。下一步,我正筹划着给村里的乡亲们开办一个电脑上网培训班,让越来越多土生土长的农民加入到“网上学技术,科学种田地”的行列,利用网络的互动平台,查收农业市场信息、请教农技专家、联系供销客商……把农产品越种越好,越卖越火!相信不久的将来,乡亲们都会津津乐道一句:“网络,让农村更美好!”

(责任编辑:崔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