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6、网络让我的生命重新"站立"
赵仁伟    

  10年前,数年寒窗苦读,我终于走出了大山进入了都市里的大学!第一次如此强烈地感受到外面的世界比生我的那个山旮旯精彩。两年后,一场意外我成了高位截瘫的"废人",全身上下只有头会动,我又回到了那个山旮旯。

  在生命的悬崖上,我自暴自弃时,网络,给我打开了另一个世界,让我和这个残破濒临崩溃的家庭,又重新燃起了对生的希望……

  在得知自己高位截瘫的那一刻,我绝望、愤恨、消沉,因为只能在病床上碌碌无为地度过此生,成为家庭、社会的负担。然而,在2006年,听说村里村里通了宽带后,在我亲爱同学们的帮助下我用上了电脑,经过半年的坚持磨练和适应,我学会了用嘴咬着筷子打字的"独门秘笈"。就这样,卧床5年后,通过网络我重新和外面的精彩世界有了联系。

  就在我感觉迷茫无助时,我通过网络在浏览一个文学网站,看到招聘网络文字编辑的工作,可以在家兼职,我欣喜若狂,就试着在网上发简历应聘,很快就收到了对方婉言谢绝的回信。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百无一用的废人,我咬着筷子狠狠地敲击着键盘,直到嘴巴戳出了血。

  痛定思痛,我不想放弃这个对我来说来之不易的机会,别人可以做好,我多付出几倍、几十倍的努力一样可以做好!我决定再试试,我自愿给他们网站免费试做一个月,在我再三恳求下,我的诚意打动了他们,最后决定让我试做一个月。在试用的一个月里,我丝毫不敢怠慢,和父母同力"配合",需要用鼠标的时候,父亲就在旁边帮我移动鼠标。每一篇稿子都会反复看7,8遍,生怕有一点疏漏。

  一个月后,网站负责人告诉我,几十个应聘者里,只有我编辑的最好,竟然没有一个错别字,这在他们网站里还是从来没有过的,就这样,我和父亲又多了一份"兼职"。当收到第一个月的200元报酬时,我的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父母更是既兴奋又惊奇,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通过网络还可以赚钱,在他们一直以来的印象里,网络是个只会让孩子沉迷于游戏的"坏"东西。

  我在文学网站做了差不多一年的编辑,和文字长时间的接触,让我受益匪浅,于是就萌发了写作的念头。我开始模仿一些报纸的副刊写文章,每天十几个小时的上网时间,使我眼睛酸痛难忍,因为长时间咬着筷子打字,嘴唇时常被磨破了皮,筷子上沾满了鲜血,不得不停下来,每次都是等不到伤口完全愈合,我就咬着筷子又开始了打字。

  我在网上搜索到一些编辑的邮箱,把我写的自认为不错的文章都发送到编辑的E-mail里,却一次又一次地杳无音讯,这让我心情十分沮丧。慢慢地我有些心灰意冷,开始怀疑写作是否适合自己时,我终于发表了自己的处女作。

  这对我无疑是一个极大的鼓舞,也更加坚定了我继续写下去的信心。两年过去了,筷子被我咬断了一根又一根,,嘴唇也被磨破了一层又一层皮,但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我从原来每分钟只能打几个字提高到现在的几十个字,在写作的道路上也越走越远。

  有时候,无论你有多强大的精神灵魂,最终却不得不受制于物质躯体的束缚。虽然我截瘫了,网络却延伸了我的视野和生活阅历。

  因为我是我们这个偏远小山村的唯一电脑用户,一直在通过网络给乡亲们发布农产品出售信息,所以隔两天就会在网上发几个帖子,或者把以前发过的沉下去的帖子顶起,谁家的庄稼有了病虫害,不知道用什么农药;谁家的孩子想外出打工了,不知道到目的地的车次了;谁家的孩子那门课跟不上,需要我帮忙辅导一下了……这时候,就充分发挥了网络的优势,轻轻几次点击,所有问题迎刃而解,乡亲们都拍手称快。

  每年的高考和中考前后,应该是我最繁忙的时候,通过网络,给村里的孩子查找学校,填报志愿,有时候为了等待补录的名额,一等就是大半夜,网络让孩子们省去了太多的路途奔波和周折。

  没有人到家里来的时候,就会和同学语音视频聊天,或者在网上冲浪,这个时候也是我最开心和放松的时候,网络让我可以忘记烦恼,忘记病痛。

  我也就结束了我一天的网络生活。

  回想这7年,所经历苦难的次数和程度,都是刻骨铭心的,然而每一次新的经历,都是一种挑战,也让我对自己有了新的认识。时常问自己,最苦有多苦?我能承受多大的痛?但我知道的是,网络在,我的梦就在。

  其实当我健康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如果失去了四肢会怎么样;如同我习惯于游走于各地时常参加各种聚会时,从不曾想过网络对我有多重要。当有一天,原来的不可能和习惯都不复存在时,当我通过网络挣到第一笔稿费,最终得到社会的认可时,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只要我拥有网络,我就拥有世界,截瘫也可以活得精彩。

(责任编辑:崔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