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3、脑瘫女的网络奇缘
赵冬梅    

  知识的丰富让我对网络神往已久,网络的好处,除了可以给我的生活、学习提供很多帮助,还可以让我接触到许许多多优秀的朋友,为我的生活带来一片崭新的天地。

  从小面对父亲的叹息,妈妈的哭泣。我不知道我错在那里?我看见和我一样的孩童在玩耍、上学。我才明白我和他们不一样。我只能坐在轮椅上看。

  脑瘫,让我有腿不能走,有嘴不能说。吃饭、大小便都需要人照顾。医生说我最多活不了二十岁。二十岁,也许什么也做不了生命就完结了。

  我唯一能灵活应用的就是我的思想,我要上学。学校不要我。我自学完小学、中学课程。后来我喜欢上了诗歌文学。到了2004年我不知不觉和病魔抗争了40年了。而原来和我一样脑瘫患儿早已经不在人世了。

  每天犹如笼中鸟,我多想拥有自己的世界啊。小心翼翼地哀求爸爸妈妈给我买台电脑,因为我没有任何收入,属于被动的啃老族。终于爸爸抱回来了用4千多元钱买回来的一台奔4。为了掌握电脑,我请别人来我家上网。我在后面看。全身瘫痪的我慢慢的用脚指头学会了打字操作鼠标。常常是打几个字就累的汗流浃背。

  当我被网络独有的魅力征服的时候,有一种全新生命的寄托在心中被点燃,我对生活再次充满着激情,从而复苏了沉睡已久的灵魂。我发现,世界原来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狭小和无助,网络的美丽,真的妙不可言。至此我的网络情缘一发而不可收。

  然后我用脚创办了自己的网站和博客。在自己的网站和博客上打上了征婚启事,抛砖引玉地希望通过网络找到一个有爱心的意中人来照顾自己。

  2004年8月的一天,一个网名叫蒙古大喇嘛的QQ网友要求加我为好友,当时正因为有人和我谈朋友,在知道我没有什么财产的情况下就再也没有了回应。于是我没有好气地拒绝了他。蒙古大喇嘛这个名字我看着就俗。为抵制庸俗、低俗、媚俗之风,所以坚决不加这个蒙古大喇嘛。没想到这个蒙古人还真的很执着,再三的要求,我就偏偏不加。因为我怕了,怕受到无端的欺骗和伤害。我不知道网络那边的是个什么人?

  最后我突然看见在这个蒙古人给我发来的验证语里有这么一句话:"我的腿有点残疾,也许我们可以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就这句话让我打消了顾虑。我们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在视频中看见这个蒙古人还颇为帅气。通过聊天知道他确实是蒙古族人,从小就父母双亡,是哥哥拉扯长大,十七岁就在外面打工,现在在包头的一家私企工作。

  当这个蒙古人看了我的文章和了解了我征婚的情况之后。新时代的胡汉和亲的就在我们之间上演了。慢慢的我也喜欢上了这个比我小3岁的年轻人。

  于是多少个夜晚我独坐荧屏前,网络上下,屏蔽了蜚短流长,隔绝了纷乱繁华,用文字替代了倾诉,我们两在网络里,为情痴,为情动。常常在他精心营造的意境里伤感,怅惋,陶醉,但更多的是一份疼惜。尽管很多时候无字,无言,但一次莞尔驻足,一次默默凝眸,一份用心聆听,就已足够,足够慰藉彼此忧伤的心灵,用我们这一生去牵念。

  他曾经说:"人,只有懂得了爱自己,才能懂得爱别人。"是啊,亲爱的,我就这样瞬间清醒了,懂得了彼此的感情需求,抑或,因为拥有那一份真情的时候,我们能坚持到地老天荒。曾经记下他说的一段话:人生本不是完美的,不管是工作,生活,爱情或是家庭,总有这样那样的缺憾,有爱的世界就没有残缺!在回眸之间,感受渐行渐远的懵懂岁月,勇敢地将泪水甩给过往从前。而网络,会为我们展现一片快乐的海洋,

  2004年的12月12日,网络中的蒙古人现实中的巴特从数千里之外的内蒙古包头放弃了工作来到了哈尔滨。相见的那一刻,我是多么激动,电一样暖流的霎时涌遍我的全身,感动的泪水滚滚而下。从网络走进现实,爱,驻满心头,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呢!谢谢父母给了我生命与呵护,谢谢网络给了我世间最美妙的爱情!

  2005年1月2日我们结婚了。我们誓言今生永不分离。现在我们已经携手走过了6年。我们相约来生再续缘。

  现在我的网络朋友遍及天下。我一个QQ已经有200多个群了。来自全国的残疾人都把我当成知心姐姐。甚至让我介绍对象,经过我的努力,成功地撮合两对残疾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2008年我做为嘉宾接受了中央电视台的采访。这一切离不开和谐的网络世界!

  在网络里我更认识了很多善良的人们,他们有的是我的良师益友,2009年我认识了张大诺,曾任新华社《国际先驱导报》编辑记者,现为北京志愿者协会理事、北京市西城区志愿者联合会培训导师、宣武区志愿者联合会荣誉副会长。曾获"北京十大志愿者"。北京奥运会残奥会志愿者先进个人" 以及"2009首都公益慈善优秀个人"称号。

  30多个残疾人和我本人在张大诺的指导下写作。我们每个残疾人通过网络接受指导。已经有不少的作品面世。我的书稿《有爱的世界没有残缺》已经完成8万多字了。

  我的事经过网络和电视台的报道,让更多的残疾人看到了像我这样的人也可以追求爱情和拥有幸福婚姻,这就是网络。网络就是我了解世界的窗口。只要在网络里。我才能自由自在,如鱼得水!

(责任编辑:崔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