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频道首页|网站地图
2、网络文明:人类文明里程碑--网络随想录
赵仙泉    

  网络,这一信息时代的神奇使者,为大众送来了福音,改变了人类的生活与交流方式,开创了新的精神家园。尤其是在新闻时效、舆论监督、观点表达、即时交流以及电子商务等方面,网络显示了特别的优越性。在遇到重大突发事件的时候,网络具有社会动员和汇聚民心民意的巨大力量。无论是政治家,还是其他社会各界人士,都已被网络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

  还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第一次对"互联网"这个词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我的博士论文题目是《论新闻传播的全球文化策略》,内容涉及传播科技与人类文化交流,所以我开始搜索有关Internet的资料,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不已。我敏感地意识到,网络将改变人类社会现有的格局与状态,并催生新的文明诞生。它将使更符合人类天性的交流方式迅速普及,从而实现真正的"全球化"。互联网载着"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美好愿望,驶上信息高速公路,通达四面八方。1999年5月我开始上网。有时,我独自在深夜堕入网中,随心所欲地浏览,几乎忘记了时间的存在。我查询新闻,阅读文章,发布言论,讨论问题,加入聊天,亦雅亦俗。这种新鲜刺激的精神流浪让我开心极了。上网,带给我丛林探险的感觉。

  自从网络上的"博客"与"播客"、微博流行起来以后,我就迷上这样的媒介新宠了。它们在中国真有点"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景象,这样的言论自由,恰恰说明我们的社会整体上向前跨越了一大步。博客和微博让所有喜欢文字和写字的人都有表达和表现的机会,是有史以来的文字狂欢,凡是识字的人都可以写,就看你自己是否愿意写。我视之为报纸、杂志、书籍的延伸,又像私人"黑板报"。至于"播客",从媒介延伸来说,她是广播电视电影的拓展,以音频视频取悦于人。在如今手机、数码相机、DV机普及的年代,每个人都可以制作音频视频,把感性的创意任意发挥。多年来,我一直就是广播影视爱好者,是电影发烧友,也当过五年电视记者,现在电脑网络与广播影视结了亲家,我当然很开心。

  可以说,只要你接受法律和道德的约束,你在网上就有最大的自由。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在网络时代算是真正实现了。如果网络能够提高我们社会的文明程度,那么历史将为网络喝彩!

  然而,网络还是一柄双刃剑,似乎负面的影响与正面的作用各占一半,有时甚至"坏"的一面显得更突出,确实存在一些泥沙俱下的问题。且不说青少年的"网络成瘾"已让人们口诛笔伐,就是互联网引发的各种触犯法律、违背道德、败坏纲纪等等现象,也确实给整个社会出了一道难题。现在网络是一个虚拟而真实的"天体浴场",是无遮无拦的自由空间,因此就有了千奇百怪的事件发生。彼此谩骂、暴露隐私、侵犯著作权、诲淫诲盗、坑蒙拐骗,似乎无法无天。种种不良事件经大肆炒作,几乎就形成一种极端印象:网络是上演闹剧的露天广场!你看啊,某某把谁骂了,在打官司;某某的性爱视频上传到网络可以随便下载,引起轩然大波;某某篡改别人的作品,借以声名大振;某某致某某的公开信到处转贴,把内部争端公开化……真是热闹得天翻地覆,舆论大哗。

  显然,自由诚可贵、规则不能丢。游戏没有规则就成了打乱仗,不应该是文明社会所具有的特征。自由与秩序应该是同时存在的,否则大家都会失去自由。这就有点像人山人海的公共场所,为避免踩踏和拥挤而导致群死群伤事件的发生,就必须维护秩序。

  如今正是网络的高速成长期,立法要随之跟进。我们既不要视网络为洪水猛兽,也不要让网络成为失去理智的疯人院!

(责任编辑:崔雷)